美国FDA紧急批准医院用氯喹和羟氯喹治疗新冠病人


庭审前,法官曾电话联系两被告人父母。被告人王某的父母离异,两人均表示不愿参与庭审。在法官多次做工作之后,王某母亲同意在家通过视频连线参与在线庭审,也明确表示疏忽了对王某的教育,耽误了孩子。被告人张某的父母始终不愿意参与庭审。经法官释法教育,王某、张某当庭流下悔恨的泪水。

考虑到医疗物资的紧张现状,3月18日,美国联邦政府搬出了因1950年朝鲜战争而设定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授权美国总统在战争和紧急状况下可以直接下令私营企业满足国防需求订单;由政府机构来分配原材料和人手,推动和优先保证战备物资生产;政府可以实施价格管控,禁止民间囤积物资和涨价。

“直到3月中旬,感觉周围才有了一点紧张的气氛。甚至医院一些医生也只说这次疫情只是大型流感。”一位美国留学生对21新健康记者说。

“当我们需要三万台呼吸机的时候,你只给四百台呼吸机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用?你来从这急需救命的两万六千人里选择要用呼吸机的吧。”

全球性的疫情暴发,也让多个国家同时出现了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美国也不例外。

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某、张某非法拘禁他人,在拘禁过程中殴打、侮辱被害人,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虽然被害人存在盗窃的过错,但两被告人实施的侮辱等行为,严重侵害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在控制住实施盗窃行为的两被害人后没有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私自拘禁、侮辱,构成非法拘禁罪。且两被告人系刚从看守所释放出来一个多月,便再次实施犯罪。综合以上因素最后判决:被告人王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被告人张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除了医疗物资外,美国医疗体系能否扛住这次疫情的打击也是一个问题。纽约州政府预计,到疫情顶峰时将需要十四万张病床,而目前当地只有五万三千张。而且此次疫情中重症病患的病死率高,甚至需要全天候把守ICU才能及时救治病人,但美国医疗体系和国内有所不同,大多数医院只有住院医师或执业护士会在晚上留守ICU病房。这也让人对美国医院能否担住疫情的考验略有担忧。

随后,王某叫来乙某等10人对李某某、刘某某进行殴打。之后,在王某提议下,两被告人将被害人带至一商场楼顶天台,继续实施殴打。其间被害人被迫脱光衣服,两被告人采用拍照等方法对他们进行侮辱,整个过程持续两小时。尔后,两被告人又将两被害人带到某宾馆继续控制。

“现在虽然戴口罩的人比以前多了,但是还是不多,一方面可能确实还是不够重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物资紧张,”上述美国留学生表示,“现在街上两个人迎面走过,可能也会自己遮掩一下口鼻或者避让一下,保持距离。”

当天上午10时许,民警在被告人王某家中将其抓获,在王某的配合下,被告人张某被抓获,并解救了两被害人。